上海快3

翻頁   夜間
歐巴小說網 > 磨了10年劍的我終于可以浪了 > 第177章 再入都天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歐巴小說網] http://njfulida.com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不提鎮江后這邊,正面色古怪的盯著白禮。感嘆著沒想到自家的兒子居然還有吃軟飯的本事,而且還是天人級別女子的軟飯。

  另一邊,白夫人在聽到了白禮在外居然還有一位紅顏知己之后,直接將白禮給拉起,然后一副相當感興趣的模樣,連聲追問。

  這姑娘多大了?

  家住哪里?

  以及樣貌、品行等等。

  一連串的問題,讓白禮大為頭疼的同時,也讓白禮終于可以松了一口氣,暗道今兒這事總算是可以糊弄過去了。

  而接下來,也的確如同白禮所預料到的一樣。難得自家的兒子終于開竅,知道找女人了,白夫人高興之下,連本身準備讓白禮跪祠堂的事情都忘了。

  在一連串將百里問的精疲力盡的問題之后,白夫人終于心滿意足地揮退了白禮,然后和鎮北候交換起了意見。

  同時開始發愁,這自己剛剛才看好一位姑娘,給白禮這訂了一門親事。為了讓這件事板上釘釘,防止發生意外,庚帖都已經交換了,聘禮這邊也是準備妥當的,就等著白禮這邊回來送。

  結果白禮卻又鬧出這么一檔子事兒來。

  一時間,讓白夫人再一次責怪起了白禮:“這孩子,有喜歡他的人了也不早說。早知如此,我又何苦這些日子以來這么為他費心的張羅此時。

  這可如何是好?這庚帖都已經下了,說好了是明媒正娶。可是鐘情于禮兒的那位,又是一位天人,肯定是不能做妾。這……侯爺,你主意多,你來給拿個主意。”

  “這……我……還是……”

  又不是上陣殺人,直接抄刀子砍就行了。這種剪不斷、理還亂的事情,鎮北候能有個什么主意。

  而見此白夫人不由直接指責鎮北候沒用,不該精明的時候猴精猴精的,需要他拿主意的時候,反而什么主意也沒有了。

  鎮北候則表示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,你這讓兒子享齊人之福之事,問我這個只娶一個老婆的做什么?

  我好男不和女斗,不和你計較。任又白夫人指責,鎮北候自揮然不動。在這方面他有經驗,通常他這邊不接茬兒了,白夫人絮叨幾句之后便也就過去了。

  而白夫人果然也如同他所預料到的一樣,絮叨了幾句過后,便不再搭理鎮北候,開始自言自語,喃喃道:“這樣吧,不管怎么說,定個日子,先讓禮兒和玉家的那位姑娘見一面。

  我記得早先去和劉夫人閑聊的時候,似乎聽說了幾日后,似乎劉夫人的女兒好像組織了一場踏青活動,這其中好像就有邀請到玉家的那位姑娘。如此的話……”

  不提白夫人這邊,正替白禮做著相關的安排。

  夜,白禮說居住的房間之中,揮退了左右,吩咐了一聲,如無重要的事情不要來打擾的白禮,再次拿出了都天的面具。

  沒錯,又到了一月一次的都天組織的聚會時間。伴隨著面具戴上,依舊還是那片混沌空間,依舊還是那些人。

  “天吳,怎么上次不見你來,該不會是收尾出了什么問題吧?”共工依然來自那么早,見白禮出現,率先開口打招呼道。

  “那倒不是,”白禮輕笑著回道:“只不過歸途的時候遇上點小麻煩,所以被耽擱了。”

  自東南一地一別之后,其實中間還有一次聚會。只不過那時候白禮恰好在路上,而聚會的當天,他又被一些小事絆住了手腳,因此也就又缺席了一次。

  “對了,天吳,話說左右候衛的事是你干的吧,”共工見白禮沒有多談的意思,并沒有在這上面糾纏,繼續笑道:“可以啊,一場大水下去,左右候衛直接少了一半,聽說朝廷那邊的人聞訊之后臉都綠了。”

  “本來也沒打算搭理他們的,”說著白禮故意往玄冥那里看了一眼,繼而道:“不過誰讓他們不知死活,要硬往刀口上撞。那我要是不成全,豈不是白白的浪費了他們這片好意。”

  “哈哈哈,有道理,”共工也同樣故意道:“不過下次再有這機會別忘了我,這么有趣的事情,應該多幾個人參與進去。”

  “有機會吧,”白禮若有所指:“十二衛還剩一半多呢,想來,總會有機會的。”

  “那我就拭目以待了,”共工也同樣若有所指道。

  “好了,人差不多也都到了。”

  就在共工和白禮兩人準備繼續閑聊,有心人眼中寒光一閃而過之時,帝江來了。看來的人已經來差不多了,便開口打斷了共工接下來的言辭,直接了當道:“那么還是老規矩,本次聚會正式開始。”

  “那就由我先開始吧,”共工率先開口道:“據我所知,朝廷一方近期似乎又在籌備什么計劃。好像是由那位親自下令,內三司、六扇門的人聯合督辦。目標尚且不知,不過能將這么多衙門都牽扯進去,左右目標也不出那幾個。”

  “會嗎?”黃衫后土皺眉道:“朝廷一方可是剛剛連折了鷹揚、左右威衛、左右候衛,實力可以說已經跌到了近些年的谷底。這個時候還招惹其他,就算是那位瘋了,眾多朝臣也應該不應同意才對。”

  “誰知道呢?”共工輕蔑道:“自毀長城的事,朝中的那些酒囊飯袋還沒少干過嗎?豬腦子的想法,人怎么可能猜得出來。”

  其實六部朝臣又何嘗不想阻止這明顯勞民傷財,而又意義不大之舉。然而當時天子在盛怒之中,在加上他們也了解當今天子的性格,既然想到這茬了,不折騰一下,不撞一下南墻,是絕對不會放棄的。

  因此就干脆隨便提了幾個對朝政影響不大,而又不會太過刺激那些江湖人物的意見。

  就像是江湖風云榜,江湖人物就算是知道這是朝廷的謀劃又如何?難不成朝廷幫你們出了份榜單?你們就帶著人殺官造反嗎?

  別開玩笑了。

  正道的人顧慮多,哪怕是他們心中在恨,最多也就是暗地里下絆子。礙于這個面子和名聲,明面兒是該裝君子,還是要裝君子。

  而邪道的人呢?像是魔門六道這樣的,他們巴不得江湖越亂越好。江湖越亂,他們才好混水摸魚。

  至于三大邪教,他們和朝廷本來就勢如水火。就是沒這事,雙方也同樣會明里暗里的下刀子,彼此都是虱子多了不愁,眾大臣自然也就不在乎這一點。

  而在再往下面一點,級別就不夠了,敢真敢跳出來,朝廷菜市口處的鍘刀就是給他們準備的。

  所以天子想玩就讓他玩吧,左右最后也能收尾。咳~最多也就是內三司以及六扇門這幾個經手此事的衙門辛苦一點,人身安全危險一點,容易被人下黑手。

  與國無礙,與大局無礙。

  PS:沈千秋:……我謝謝你們啊!

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北京快3-安全购彩 湖北快3-Welcome 湖南快3-Home 河北快3-上海快3 河南快3-推荐 广东快3-官网 广西快3-欢迎您 吉林快3-安全购彩 天津快3-Welcome 体彩快3-H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