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快3

翻頁   夜間
歐巴小說網 > 太古帝師劉澈黃芷月 > 第781章 連根拔起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歐巴小說網] http://njfulida.com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看著迎面而來的黑影,牛達不由得嚇了一跳,還以為暗中出手的人,不知道處于什么原因,要把他給解決掉。

  但是牛達很快發現,這道黑影的體積并不大,并且雖然來勢迅猛,但是只能說速度快了點,并沒有任何致命的威脅。

  牛達只是伸手一抓,就把這道黑影抓在手中,他攤開手掌一看,竟然是一張字條,他沒有急著打開字條,而是順著字條飛來的方向看去。

  但是他能夠看到的,除了熟悉的景物,還有一片片黑暗之外,根本看不到其他,哪怕他運轉靈力,讓視力還有感知,都提升了一個檔次,依舊是一無所獲。

  無奈地嘆了一口氣,牛達打開字條一看,上面只寫了一個地址,牛達稍微回憶了一下,只記得那是普通人住的地方,并沒有任何特別之處。

  這個時候,花不繁跟朱虎也圍了上來,他們之前看到字條出現的時候,確實都是嚇了一跳,還好是有驚無險。

  “牛城主,字條上寫的什么?”花不繁開口問道。

  牛達倒是沒有隱瞞,也沒有必要隱瞞,他指了指掌心的紙條道:“一個地址,那地方是平民區,住的都是些普通的老百姓。”

  朱虎開口道:“聽聞殺手樓的殺手,不僅擅長刺殺潛伏,還擅長偽裝,說不定他們正是偽裝成為普通老百姓,隱藏在古江城之中。”

  花不繁也點點頭道:“沒錯。暗處的朋友特意給我們這張紙條,肯定有什么深意,我覺得還是過去看看的好。”

  牛達點點頭道:“我也正有此意。”

  說完這句,牛達又看了一眼紙條,除了字跡秀氣,可以看出是出自一名女子之手外,牛達沒有辦法,從紙條上獲取更多的信息。

  花不繁跟朱虎同樣如此,即便是花不繁,也沒有見過唐馨舞的字跡,所以要從一張紙條上,確定出手的人是誰,無疑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何況這紙條說不定是早就準備好,然后讓其他人寫的,不一定能夠代表,出手的人是一名女子。

  牛達跟手底下的人交代了幾句后,就帶著一隊士兵,在花不繁,還有朱虎等虎嘯閣的人的陪同下,來到紙條上所寫的地方。

  由于傾盆大雨的關系,加上晚上沒有什么娛樂活動,住在這片區域的人,都是早早上床睡覺,因此這里依舊是一片漆黑。

  牛達沒有讓人大張旗鼓,所以當他們一批人來到這里時,并沒有人被吵醒,除了嘩啦啦的雨聲外,聽不到任何其他的聲音。

  比劃了一個手勢,士兵們小心翼翼地靠近一座普通的平房,然后是里三層,外三層地把房子包圍了起來。

  其中不少士兵,手中還拿著勁弩,所用的弩箭,更是篆刻有小型的法陣,這么多弩箭一起發射的話,哪怕是靈動境,都難以抵擋。

  以牛達他們的視力,他們很快發現,這房子的門是虛掩著的,并沒有關得十分牢固,只是由于沒有光線,所以看起來才會像是緊閉著。

  之前的小隊隊長,帶著幾名士兵緩緩靠近,每走一步都是小心翼翼,生怕突然從房子中,撲出來什么危險。

  在距離房子大概有兩、三米的時候,小隊隊長聞到了一股血腥味,在戰場上廝殺過的他,立即可以肯定,這血腥味,來自人的血液。

  一抬手,做了個準備戰斗的手勢,幾名士兵都是緊了緊手中的佩刀,同時稍微改變了一下站位。

  以他們現在的站位,形成一個小型的軍陣,雖然沒有辦法爆發出強悍的戰斗力,但是互相照應還是沒有問題的。

  哪怕從里面突然撲出來的,是一名靈動境,他們也能稍微周旋一下,不至于被瞬間秒殺。

  而只要不被秒殺,其他人立即會做出反應,到時候前后夾攻,他們還就不信,對方能夠逃脫得掉。

  唉呀呀——

  也不知道是年久失修,還是下雨天過于潮濕的原因,推開門的時候,門上發出一陣陣聲響,不過好在有雨聲掩蓋,所以并不刺耳。

  當門徹底打開后,房子里黑漆漆的,除了血腥味更加濃郁外,沒有任何的異常,也沒有任何突然襲來的危險。

  小隊隊長一馬當先,跨過門檻的時候,腳立即踩到什么東西,以他多年的經驗來判斷,被他踩到的,要么是一個人,要是是一具尸體。

  從腰間的袋子中,小隊隊長掏出來一枚火折子,用力甩了兩下后,火折子立即燃了起來,照亮了這個并不寬敞的房子。

  眼前的景象,讓小隊隊長的瞳孔,不由得微微一縮,只見這不過二十來平米的房子內,竟然躺了七、八具尸體。

  小隊隊長點燃了桌子上的蠟燭,頓時房子內的能見度更加的清晰,他讓其他士兵,注意境界周圍后,蹲下身子檢查尸體的死因。

  他發現這些人的死因都差不多,都是在極短的時間內,被某種利刃劃開要害,瞬間斃命。

  比如他一開始踩到的人,咽喉上有一道明顯的傷口,有的人致命傷則是在胸膛,也就是說,這些人都是跟敵人正面遭遇。

  可是對于他們來說,對方的戰斗力太過于強悍,以至于被完全碾壓,僅僅是一個照面,就被對方奪走了生命。

  又仔細檢查了一遍尸體的傷口,小隊隊長微微皺眉,之前光線不好,加上沒有來得及細看,所以他以為傷口是利刃所導致。

  但是現在看來,這些人的傷口,應該是來自某種妖獸的利爪,只是他實在想不出,有什么妖獸,能夠在神不知,鬼不覺中,殺死這么多人。

  雖然這些人的打扮,都是普通老百姓,但是只要仔細一檢查,就能夠發現,他們其實都是有境界在身的。

  并且有的人境界還不低,達到了靈動境,但是即便是這樣的人,身上還是沒有多余的傷口,依舊是一擊斃命。

  小隊隊長帶人推出房子后,把里面看到的,還有他的推測,都跟牛達匯報了一遍。

  牛達聽完匯報后,微微皺眉,他跟花不繁,還有朱虎彼此對視了一眼后,都決定親自進去瞧一瞧。

  三人進入房子后,各自檢查地上的尸體,片刻后,三人才重新聚在一起,牛達率先開口道:“確實都是一擊斃命,但都是死在利爪之下,而不是什么利刃。”

  “強悍的妖獸確實不少,但是能夠在不驚動周圍的人的情況下,把這些人都給殺了,那范圍就小得多了。”花不繁道。

  朱虎搖搖頭道:“如果是那些妖獸出手,古江城都不用等到趙金堂的大軍,怕是早就被攻破了。”

  花不繁所推測的妖獸,無一不是兇名在外,并且是那種令人聞風喪膽的兇名,哪怕是殺手樓,還有趙金堂,都絕對不敢招惹的恐怖存在。.

  那些妖獸隨便哪一頭出現在古江城,對于古江城來說,都是滅頂之災,沒有人能夠擋得住,甚至包括牛達他們在內,都將成為妖獸的口糧。

  比如暗夜黑貓,不要看名字聽起來沒有什么特殊,數量也比較稀少,但是它們整天哪怕吃了睡,睡了吃,自然長到成年,戰斗力就相當于靈動境。

  而一只暗夜黑貓,從出生到成年,往往只需要短短十九年的時間。

  在場的比如牛達,年紀都不知道幾個十九年了,境界依舊卡在靈動境,絲毫沒有突破的跡象,這輩子似乎也就這樣了。

  但是暗夜黑貓,在成年后開始修煉,才是真正起飛的時候。

  以它們一族的底蘊跟傳承,都不用百年就能誕生相當于靈丹境的暗夜貓妖,再憑借妖獸的先天種族優勢。

  還有天生的黑暗親和,它確實能夠做到這種事情。

  這還是花不繁推測的妖獸中,相對來說戰斗力最弱的,如果換作其他的妖獸,牛達他們現在估計尸體都涼了。

  也有可能被吃下去后,消化了一番拉出來,以另外一種熱乎的形式存在,但是終究是要涼的。

  花不繁轉念一想,覺得朱虎說的也有道理,他又開口道:“我仔細檢查了尸體,發現他們同樣是殺手樓的殺手。”

  這些殺手雖然偽裝了得,但是死了之后,尸體可不會騙人,他們生前大概修煉過什么樣的道法神通,都會在他們的身體有所體現。

  雖然沒有辦法,僅僅憑借一具尸體,就逆推出殺手樓殺手,修煉的是什么神通道法,但是通過以往的“解剖資料”,還是能夠確定,他們的身份是什么。

  “我在其中一具尸體上,還找到了這個。”

  牛達拿出一張羊皮紙,上面用鮮血寫著十幾個名字,還有他們現在的身份,有了這些消息,作為一城之主的牛達,可以很輕松地查到這些人現在住的地方。

  花不繁開口問道:“牛城主,這是什么?”

  牛達回答道:“我覺得是一份名單,一份古江城中,所有殺手樓殺手的名單,解決這些殺手的人,不知道用了什么方式弄來的。”

  接過羊皮紙,花不繁仔細端詳了一番后道:“上面的字跡不同,并非出自同一個人,也就是說,在暗中幫助我們的,并非個人,而是一個組織?”

  朱虎也看了羊皮紙幾眼,然后搖搖頭道:“也不一定,江湖之上,本來就有一些人,結伴修煉,但是他們也只能算是散修,背后并沒有隸屬任何門派勢力。”

  “朱閣主,在你的印象中,有沒有什么修煉者,或者門派勢力,是可以驅使強大的妖獸進行戰斗的?”牛達問道。

  朱虎思考了片刻后道:“目前北淮王朝中,并沒有類似的門派組織,有也是極其個別的人,但是他們的妖獸,也并不是特別的強大,根本無法做到這樣的事情。”

  “是嘛!”牛達略微失望地嘆了一口氣,然后開口道:“不管怎么說,解決這些殺手的,還有城主府中出手的,看樣子都是來幫助我們的。”

  “是的。以他們表現出來的戰斗力,根本沒有必要,跟我們耍什么陰謀詭計,他們若是真的想要你我的性命,我們現在恐怕都成為孤魂野鬼了。”

  花不繁的話,讓牛達跟朱虎都贊同地點頭,在絕對的實力面前,任何陰謀詭計都是蒼白無力的。

  同樣,在實力達到一定高度后,也沒有必要耍任何陰謀詭計,想幫你就是幫你,想殺你就直接出手殺你,根本不需要任何的彎彎繞繞。

  “不管怎么說,這份恩情,只能先記下了,等到以后有機會,再當面答謝吧!”牛達開口道。

  “所言有理。”花不繁跟朱虎,幾乎是異口同聲附和道。

  接下來的事情,就顯得容易許多,牛達立即讓人,把屋子里的尸體清理掉,讓房子恢復原狀,免得驚嚇到周圍的百姓。

  現在是非常時期,還是不要節外生枝的好。

  至于羊皮紙上的名單,牛達也是派遣了大量的士兵,前去抓捕,絕對不給對方任何逃跑的機會。

  朱虎也派出虎嘯閣的人前往協助。

  這些人不過是殺手樓的普通殺手,境界跟實力都不是特別高,沒有出現在聯絡點中,不過是因為他們地位太低,還不配出現,因此逃過一劫。

  只是在面對牛達,還有虎嘯閣的人的時候,他們依舊沒有任何反抗的能力,羊皮紙上,沒有一個人成功逃脫。

  至此,整個古江城中,殺手樓的力量是被連根拔起,這讓牛達等人是長出了一口氣,沒有這些潛伏,就相當于剔除掉了定時炸彈。

  若是當大軍來襲,雙方交戰正酣的時候,這些人突然跳出來搞什么幺蛾子,哪怕沒能成功,對于防守一方來說,影響也是巨大的。

  黑暗之中,看著殺手樓的殺手,被一一抓捕,秦昊澤嘿嘿一笑道:“總算沒有辜負我們出手,行動跟效率還是可以的。”

  殺手樓坐鎮聯絡點的殺手,都是被秦浩澤解決掉的,在秦浩澤的龍人形態面前,根本沒有一名殺手,能夠發動像樣的進攻。

  其中一名心志還不夠堅定的殺手,在秦昊澤的龍威之下,更是徹底崩潰,把他所知道的一切,都給說了出來,這也是那份羊皮紙名單的由來。

  一旁的唐馨舞也是笑著道:“確實。如果到這種程度,他們還辦事不力的話,我也不介意給他們一點教訓。”

  “暗地里的威脅,我們都幫他們解決掉來,接下來的大軍壓境,就看他們能夠給我們多少驚喜了。”

  秦昊澤的視線,看向漆黑的天邊,仿佛能夠看到,一支支全副武裝的大軍,正氣勢洶洶地逼近古江城。

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北京快3-安全购彩 湖北快3-Welcome 湖南快3-Home 河北快3-上海快3 河南快3-推荐 广东快3-官网 广西快3-欢迎您 吉林快3-安全购彩 天津快3-Welcome 体彩快3-Home